“老虎咬人”事件背后转型艰难的雅戈尔

“老虎咬人”事件背后 转型艰难的雅戈尔   雅戈尔作为以服装行业起家的国产品牌为消费者所熟知,不过,雅戈尔动物园陷入“老虎咬人”风波后,雅戈尔另一个“地产公司”的身份迅速浮出水面。   红刊财经 注意到,多年来,雅戈尔地产业务和股权投资业务早已取代服装成为公司业绩贡献的支柱。但多元发展的雅戈尔不仅没有享受到“反哺红利”,原服装业务也日趋边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去年高调提出了“三年投入100亿,五年再造一个雅戈尔”的战略目标。这不禁让外界怀疑,服装行业迎来寒冬的背景下,“五年再造雅戈尔”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徘徊不前的地产业务   红刊财经 了解到,深陷“老虎咬人”风波的宁波雅戈尔动物园由雅戈尔集团下属的企业雅戈尔置业控股有限公司 以下称“雅戈尔置业”)全资控股。该动物园前身为宁波东钱湖野生动物园,于2001年建成竣工,2004年委托给雅戈尔集团独资运营。   不过,看似这样一次简单的委托运营,其背后却隐藏着“国产男装巨头”雅戈尔在地产领域20余年的投资之路。层层深挖下,一个隐匿的地产公司浮出水面。   据了解,成立于1979年的雅戈尔,早在1992年就开始涉足房地产投资领域。在那一年,雅戈尔与澳门南光公司合资创办房地产公司,此后,雅戈尔正式进军地产领域。或许是受到了楼市黄金时期高利润的诱惑,2000年以后10年间,雅戈尔对拿地更趋狂热。   资料显示,2004年,雅戈尔置业一举拍下苏州工业园区三幅地块,总价共14.13亿元;2007年雅戈尔置业再次拍下杭州商学院地块,勇夺“杭州地王”的桂冠;而在2010年,雅戈尔置业更是以24.21亿元的“大手笔”拿下杭州申花区域两幅地块。   如此疯狂的拿地行为,在雅戈尔几年间的报表中得到了充分体现。2009年,雅戈尔的房地产业务取得了51.95亿元的营收,净利润达11.91亿元,而服装板块的同期净利润却仅为4.45亿元,业绩贡献甚至不足地产业务的一半,也远低于雅戈尔当期股权投资收益——作为雅戈尔核心品牌,服装业务被远远甩在身后。   有分析认为,房地产、投资业务板块的高速发展能够给雅戈尔带来巨额营收,在理想状态下,这些资源可以用来反哺服装业务。但现在看来,雅戈尔不仅没有享受到“反哺红利”,多元发展反而使公司服装业务日趋边缘化。   其实,外界对雅戈尔轻视主业的质疑一直存在。对此,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在2010年时曾公开表示,城市化在发展,消费水平在升级调整,房地产是非常好的行业,“如果只局限在服装业上,雅戈尔发展的速度会受到一定的局限,所以我们必须不断寻找新的产业。”   但让李如成没有想到的是,从2011年开始,新一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杭州、宁波、上海等地也先后出台了限购政策,火热的楼市开始降温,志在转型的雅戈尔遭到重创。当年雅戈尔地产业务营收同比下降近半成,净利润降幅也达到15.86%。2011年全年,雅戈尔置业甚至没有拿下一块土地。   地产不振,服装主业增长缓慢,雅戈尔进入“死循环”。雅戈尔2015年年报显示,公司在2015年服装业务的净利润为 6.51亿元,仅比2009年增长了2亿元;而地产开发业务净利润为10.18亿元,反而比2009年时下降近2亿元。就整体业绩来说,雅戈尔6年来近乎原地踏步。   五年再造一个雅戈尔?   不过,当外界还在计算雅戈尔豪赌地产的得失时,一个装修设计费高达3000万元的“雅戈尔之家”却在无锡悄然亮相。红刊财经 了解到,“雅戈尔之家”的门店营业面积达2000平方米,聘请国际顶尖设计师团队设计内部空间,可谓大手笔制作,而这被外界看作李如成未来五年打造一个全新雅戈尔的开端。   去年10月,李如成高调宣称“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他表示,将在三年时间内投入100亿元,启动科技与创新战略,打造服装实体产业发展的加速度,让雅戈尔成为中国服装行业、乃至整个服务产业的时尚坐标——在经历了转型地产遇阻后,雅戈尔回头押宝服装。雅戈尔甚至列好了计划,在未来将门店数量从目前的3000多家逐步调整为1000家左右,保留盈利能力强的大店,扩充经营效率高的终端,使其具备VIP服务中心、企业中心、时尚文化传播中心的新功能。对此,有外界评论认为,雅戈尔计划重返服装主业。   “雅戈尔重返服装主业的说法不准确。”一位接近雅戈尔的知情人对红刊财经 表示,雅戈尔一直是多板块同步发展,并不能以此推断雅戈尔的战略重点由地产重新回归服装领域。“地产板块由专门团队负责,由副董事长负责,而服装则是由董事长亲自在抓,这就说明雅戈尔的发展重心其实一直是在服装这一块”。   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国产服装品牌的景气度已大不如前,雅戈尔门店数量也在逐年下降。红刊财经 查阅了雅戈尔2016年三季度财报发现,服装板块实现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降低5.5%,其中品牌服装业务和代工业务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5.01%和13.53%。此外,三季报显示,雅戈尔各品牌网点合计3124个,较年初减少113家。   业绩惨淡的并非只有雅戈尔一家,在整个行业整体缩水,人工成本不断上涨的大背景下,国产服装品牌几乎都在遭遇零售业寒冬考验。据悉,同为宁波男装品牌的杉杉股份正谋求向锂电池材料供应商转型,而行业内的其他上市公司诸如七匹狼、报喜鸟等也难抵行业颓势。其中,七匹狼在2012年时尚有净利润5.61亿元,经过业绩连续三年下滑,到了2015年,其全年的净利润仅2.73亿元;而报喜鸟的净利润下滑更为明显,直接由2012年时的4.78亿元下滑至2015年的1亿元,三年内净利润下跌近80%。   服装行业一片萧条,在这种情况下,“三年投入100亿,五年再造一个雅戈尔”的目标能否实现?   对此, 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雅戈尔,对方承认“公司一直在提这种战略”,当问及有哪些具体措施时,对方又说“不是很清楚”。   对此,有评论认为,在国内服装行业下行、产品同质化严重的背景下,选择跑道相对宽松的高端男装市场似乎是必然之举。“然而,雅戈尔的市场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如今主推高端定制西装,雅戈尔似乎正在与主流消费者渐行渐远。”